20220706 阳阳回家


昨天阳阳终于从月子中心回家了。今晚是我开始照护他的第一个晚上。

现在把他哄睡着了。期待晚上不要闹。😄

钥钥也很乖,经过劝说,还是到爷爷那边去睡了。

钥钥今天上了第二次小小科学家,做出了很多作品。各方面成绩都还不错。

20220706 阳阳回家 was originally published on Dormanthink~

周最谓吕礼 观后


周最谓吕礼曰(1):“子何不以秦攻齐?臣请令齐相子,子以齐事秦,必无处矣(2)。子因令最居魏以共之,是天下制于子也。子东重于齐,西贵于秦,秦、齐合,则子常重矣。”

参考这篇博主的背景资料:https://www.jianshu.com/p/9b28a6ea9103

吕礼极大可能是秦国间者,周最一开始就识破了吕礼是秦国间者,战国策“周最谓吕礼”那段既是周最对吕礼的试探,也是周最趁机为自己谋划。不过吕礼没有依照周最的计谋行事,而是通过其他手段当了齐相国。然后才有了周最离开,也许周最离开也是吕礼策划的。

从中可以看出,秦昭襄王也试图削弱穰侯魏冉的实力,从这时起也有了远交近攻的初步设想,所以才派出吕礼去齐国,不过却被苏代给破解了。战国时代伐交伐谋真是精彩。

但是这里有一事不解,既然苏秦曾经是帮秦国的,为何苏代如此反秦?

周最谓吕礼 观后 was originally published on Dormanthink~

楚攻雍氏 观后


楚攻雍氏(1),周粻秦、韩(2),楚王怒周(3),周之君患之。为周谓楚王曰:“以王之强而怒周,周恐,必以国合于所与粟之国,则是劲王之敌也(4)。故王不如速解周恐。彼前得罪而后得解,必厚事王矣。”

观后:此篇既是小国谋存之策,亦是为官之道。人不可能一入仕便身处高位,总有夹在两位领导之间的时候。一代雄主秦惠文王病重,楚怀王看准时机攻韩,秦韩联军抗楚,周迫于威慑,粻秦韩。新领导看准老领导生病失势,攻其羽翼韩,你原是韩的下属,那肯定要帮着秦韩啊。但是你有预测,这秦国领导即将卸任,还是得靠着即将强势的楚国新领导啊,那肯定要派人去解释一通。无论楚怀王信不信此说辞,都得提前去表个衷心啊。

不过此篇说辞更厉害的在于,扭转对方的憎恨,而非减弱,高明。那么我们在工作中怎么运用呢?身处此境,还得需要另一名说客才行。如果自己去说,肯定达不到扭憎为解的程度。

历史发展,终究是以人为根源的。如果秦惠文王能长生不死,可能秦国早就制霸天下了。不过历史就是如此真实,没有人能长生不死。所以在秦廷改弦之际,其他正直壮年之国,便可借机攻伐。还好嗜战成性的秦武王举鼎绝膑而亡,否则秦国定然如齐湣王那样,使秦国衰败。其实秦昭襄王初期也是被芈氏掌控,毫无作为,幸亏有范睢入秦,除四贵,献远交近攻及攻人之策,才能让秦国在长平奠定胜局。

楚攻雍氏 观后 was originally published on Dormanthink~

20220604 二宝出生


30号下午陪鑫鑫去做检查,因一台伤疤处子宫膜只有0.9mm,医生当场要求尽快住院。

31号一大早,就陪鑫鑫赶到同济住院部产科办理了住院,在一间三人房。管床医生让我们签署了剖宫产的一堆文件,我们也知道这个情况比较紧急,尽力配合。第二天一早,主治医生刘海意查房,解释今天不是她主床,所以要等手术台空出来,第一时间给鑫鑫做。

等到中午,终于开始插尿管,进手术室了。14点过几分时,我焦急的在走廊探询。另一床产妇(与鑫鑫同一天住院)的妈妈说看到孩子出生的视频了,我也赶紧拿到鑫鑫手机查看,原来14点差几分时,麻醉师韩医生已发来视频,男孩。高兴。

过了十几分钟,一名护士将宝宝送过来,我赶紧拍了照片纪念。后随护士报去洗澡房时,发现宝宝一直在呻吟,发出哼的声音,护士察觉不对,赶紧通知医生,准备会诊。恰逢此时鑫鑫回到病房无人照料,我只能优先随护士将宝宝抱到1号楼3楼新生儿科,按医生要求,办理住院。再才回过头来找人将鑫鑫搬到病床上。

我记得一胎时,人比较多,有什么事都不慌。这次倒好,一个人忙里忙外,护士也不管。差点在病房跟护士闹起来。

今天各方面情况都在好转,鑫鑫终于通气了,早上送了萝卜汤和鱼片等。二宝在新生儿科情况也逐渐稳定,拿掉呼吸机后,呼吸频率也降到了40+次/分钟。医生判断还是肺炎,可能是一胎遗留的肠粘黏所致。

明天5号周日,为鑫鑫办理出院,直接入住月子中心。整个手术在同济也花了5天时间。所幸母子平安。

20220604 二宝出生 was originally published on Dormanthink~

东周欲为稻 观后


东周欲为稻,西周不下水,东周患之。苏子谓东周君曰:“臣请使西周下水,可乎?”乃往见西周之君曰:“君之谋过矣!今不下水,所以富东周也。今其民皆种麦,无他种矣。君若欲害之,不若一为下水,以病其所种。下水,东周必复种稻;种稻而复夺之。若是,则东周之民可令一仰西周,而受命于君矣。”西周君曰:“善。”遂下水。苏子亦得两国之金也。
本篇精彩。西周在上游,东周在下游。东周种稻需要西周水,今年不下水,东周无奈改种麦。看到这里是否似曾相识?苏子建议,放水毁其麦,东周必复种稻,再停水使其民臣服于西周。
且不论苏子两边获利,建立在百姓之苦上,单看稻麦之争。中美相争已渗透各行各业,比如种子和科技,吾辈众人已惯于西方科技和种子,甚至其文化都备受推崇。然,我中方手握3万亿美金却难以收购其科技公司,诸如arm,镁光等。
近几年美方更是收拢芯片技术,与西周停水如出一辙。我方为应对此危机,只能被迫种麦,即发展自己的科技水平与技术。
可以预见,美方过几年定会重新放水以淹我麦,届时定会有公知买办等大肆鼓吹撤我麦,复种稻,还要对其重放技术而感恩戴德。此与苏子所说之“使其民臣服于西周”,简直一模一样。
对于我泱泱大国,应如何应对,方能使国不受其摆布,民不受其苦。
本篇为战国策第四篇。其实与第三篇一样,皆是将策略抽象,从小国之争以窥大国之霸。

东周欲为稻 观后 was originally published on Dormanthink~